服务热线 400-602-7318 APP下载 移动站点

《新民晚报》专访融道网·生菜金融创始人周汉:金融市场供给侧还有很长路要走

时间:2016-02-22 来源:新民晚报

      世界著名作家、思想家斯宾塞·约翰逊曾说,“世界上唯一不变的是变化本身。”这也是融道网·生菜金融创始人兼CEO周汉的人生格言。

  和很多互联网金融公司总裁豪华的办公室不同,周汉的办公室简约、朴素,他用来让人信服的东西来自内在,来自厚实的人生。

  “我在农村长大。”即使是第一次和周汉聊天也不会觉得拘束,这位70后总裁始终保持着一种谦逊态度,并不断地在你耳边笑出声音来。

  爱笑的人运气总不会差。为供弟弟上学而辍学、为自己转行“赎身”、为困境中的企业找到方向……周汉遇到的每一次变化,伴着痛,不变的是始终乐观的态度。


 变化是逼出来的,有时别人逼,有时自己逼

  2016年,网贷行业进入深度整合期,作为行业先行者之一,融道网·生菜金融创始人兼CEO周汉坚定地看好自己选择的这条路。“金融市场的供给侧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企业在变化中成长在所难免,要勇于面对,勇于担当。”

  眼前的周汉,能言善辩,思路清晰。很难想象,他在大学时,是个能三天不讲一句话的学生。“变化是被逼出来的。有时是别人逼,有时是自己逼。”

  周汉毕业于同济大学建筑材料与工程系,高二时,因为父亲病逝,母亲没有工作,为供弟弟读书,他只能退学,进了县城的卫生防疫站。“每天的工作是收发报纸,做一些杂事,剩下的时间喝茶,看报纸。16岁可以看到60岁的生活。”

  他不甘心,于是,白天上班,晚上自修,在辍学3年后以破釜沉舟的毅力辞职参加高考,金榜题名,圆梦同济大学。

  回忆往事,周汉始终带着笑容。在防疫站后期,他还做过发放食品卫生许可证的岗位,算是小有权力。“前任被投诉,换了我。后来听人说,小饭店的店主们知道我上任很开心,到处宣传赶紧去办证,来了一个不收礼的小伙子。”

  从安徽小县城到上海繁华大都市,跨度太大,他依旧沉默寡言。不过,毕业后的一纸卖身契,让他不得不改变自己的处世方式。

  “离开同济,我被上海一家港资商品混凝土公司录用。不过,作为外地学生留沪,用人单位需要向国家缴纳1.08万的‘培养费’,并要求服务满5年,提前离职则要赔偿。那会儿,我工资也就1200块,除去租房、吃饭剩不了多少,1万多元的卖身契是笔巨款。”

  “要‘赎身’,最好的方法是做销售拿提成。于是,我决定离开技术岗位去做销售。”到二手车市场买了一辆“老坦克”,周汉开始在地图上规划自己的行程,这是他新的人生。“这辆老坦克除了铃不响,其他零件都在响;刹车坏了也不舍得修,下坡时真正是靠‘脚刹’。”周汉兴奋地比划起刹车的样子,他又笑了起来。

  好在当时房地产市场还未兴起,上海工地不多,大都聚集在内环线附近,周汉开始了丈量内环线的过程,经历过无数次包工头的恶叱、看门狗的咆哮、技监站的冷嘲热讽,上天不负有心人,他在半年之内成功拿到了4个工程,卖出了7000多立方水泥,不仅成了公司的销量冠军,而且每立方5块钱的提成,也足够让他做回“自由人”。

  “记得有一个工程,老板是诸暨人,不会讲普通话。于是,我就去找总工。在工人口里得知,总工生病住院,我马上跑去医院看他。聊天中发现,总工也是同济毕业,小师弟和大师兄扯上了关系。他看我人不错,于是帮我当翻译和老板沟通,最终拿到了项目。”当年销售拿下的4个项目,周汉今天依然历历在目。常常被拒绝,常常被狗咬出工地,坚持和努力让他见到了奇迹。


放弃做信用管制美差,加入“融资三人组”

   变化,因为内心的不安分。

  1997年,周汉进入金光集团APP(以下简称APP)信用管制部,负责五大区的经销商应收账款催收。一年后,他迎来一次内部转型:由于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,APP在全球市场上遭遇了融资困难,而彼时APP在中国刚刚开始扩张,建厂、购买设备都需要大量资金,集团不得不开始在国内寻求融资,周汉放弃了做信用管制的美差,主动请缨,加入了新成立的“融资三人组”。

  于是,周汉跑去了镇江,为浙江金东纸业融资。“那个年代,到银行贷款需要找关系,批条子。”周汉打遍了镇江各家银行的电话,没有找到方向。

  周汉不信不找关系就找不到资金。“融资不就是向银行租钱吗?只要企业有能力按时付出租金,银行又有什么理由不贷款呢?”他又拿出卖水泥的劲头,一家家翻黄页打银行电话。功夫不负有心人。当电话打到招商银行南京分行转到风控部时,对方约他去谈谈。

  “2.5个亿!”招商银行的贷款批下来时,周汉兴奋不已,可单位领导却有些不信任。“他们认为我是不是骗来这么多钱!”后来,领导还专门去了一趟南京,确认贷款事宜。

  金光集团APP首笔“非领导批条”贷款成功给了周汉很大启发,他从此坚信一直以来国内银行“朝南坐”的情况一定会被打破,如何让企业更好地被银行、被信贷员了解、如何打破“借与贷”之间的信息不对称,才是贷款成功的关键。


到“朝南坐”时,又一次和过去说再见

  2003年,APP业务越做越大,银行开始主动找提供贷款,到了“朝南坐”的时候,周汉又一次开始和过去说再见:下海做融资中介。

  巧的是,这个上海第一代融资中介加上前台、司机仍然只是“三人组”。但周汉拥有遍布全国的金融机构资源和良好的口碑,两年里帮助客户成功融资达5个亿,而且不乏北大青鸟这样的知名企业;更有初创型的企业在他的帮助之下,成长为创业板的上市公司。

  问周汉秘诀,他脱口而出:“表格。”原来,在APP期间,周汉曾负责到全国18个省会城市指导融资,那几年他见了许多银行信贷员。周汉很细心地做了一张表格,记录信贷员的偏好与银行的业务特征。这张表汇集了700多名信贷员的信息,在当年绝对称得上“大数据”,也是周汉成功的关键。

  后来,很多企业为找贷款四处碰壁,一筹莫展,找到周汉,问题就解决了。“其实,这也是信息不对称。我把企业的特征梳理出来,推荐给了解这个行业的信贷员,再结合银行的业务特征,企业贷款难的问题迎刃而解。”周汉说,当时企业感谢他,银行也感谢他,自己也做成了生意,是多赢的局面。不过,那会儿,他常常绞尽脑汁想如何建立一个更大的平台,把企业和银行连接起来,帮助更多企业融资。在他心里,这是一个很大的梦想。

  2005年,做了两年中介生意的周汉又回到APP,负责领导50家子公司的买方信贷和卖方信贷,帮助APP上下游的中小企业贷款。他越来越深刻地体会到中小企业融资难在于信息不对称:一方面渠道信息不对称,“找不对人”——无法找到能够了解企业所处行业、知晓业务风险点的信贷员;另一方面是沟通信息不对称,“说不对话”——无法和信贷员进行有效的洽谈导致被“错杀”。

  一年后的一天,他开车经过杨高中路民生路时,一个念头如电光火石般冒了出来:既然网络可以解决商品买卖、机票销售甚至择业求偶之间的信息不对称,是不是也可以解决借贷之间的信息不对称呢?一个崭新的模式——B2C垂直金融搜索引擎模式由此诞生。打那以后,他白天上班,晚上找程序员谈方案,建模型。

  不过,直到2009年,周汉才离开APP。那时,他已是企业里最年轻的高管,有车、配司机,老板还以高薪挽留。“创业对我来说,最难的是离开的决定。那阵子,我常常在梦里惊醒。我问自己,如果不出去创业,60岁会不会后悔。我觉得会,最终决定还是出来创业。”


 创业路并非一帆风顺,从来没想过退缩

  2009年,致力于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的网络平台——融道网正式上线,周汉的理想初步化为了现实:截至2014年,融道网快速得到30万中小企业会员的拥护和支持,服务了300万人次中小企业,每年帮助中小企业获得十数亿元贷款。

  在互联网金融的风口上,2014年初,周汉又做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举动:进军P2P。虽然他早在2007年中国第一家P2P拍拍贷成立时就一直关注P2P行业,但是出于政策风险的考虑,却迟迟没有行动,而此时动手可谓又是一次对以往的颠覆。

  虽然是“起了个大早、赶了个晚集”,但此时站在了融道网的坚实肩膀上,令周汉迅速在P2P行业内打开了局面。2014年8月,融道网引入了上海国资委直属投资机构——上海科技创业投资有限公司的战略入股,成为上海首家国资背景的互联网金融平台,并在短短的一个月后就推出了全国首家国资背景的互联网理财平台——生菜金融在三个月的时间内陆续推出了担保贷款P2P平台——保必贷、专业汽车抵押贷款P2P平台——车必贷、专业信用贷款P2P平台——信必贷、专业房地产抵押贷款平台——房必贷,快速实现了对主流信贷市场的覆盖。

  由于生菜金融兼具国资背景、对投资人的全方位的保障和民营企业灵活的机制,使得它在一年多时间内,就获得了近50万投资人用户,去年年底,又获得了上汽集团和仪电集团旗下基金的投资。

  今年过年,周汉去了乡下,他说,在那里,养猪户、养鱼户需要借3万元、5万元,而且只借两三个月,但银行喜欢贷款给央企这样的大企业,却满足不了他们的需求。这个市场,网贷可以来做。中国的农村金融有很广阔的市场,走向乡村,这可能是周汉筹划的下一步棋。 

  创业的路并非一帆风顺,周汉从来没有过退缩的想法,他想得更多的是,如何去变。“曾经有一天我坐同事车回家,因商业模式烦心的我自言自语:我怎么老走弯路?她顺口回答,世上哪有一条路直达的,但是我不停地转弯,最终还是到达了目的地。”这话给周汉很多启发。前行中,重要的是找到目的地,目标锁定,不断调整,不断应变,最终都能达到你想去的终点。

原文链接:http://xmwb.xinmin.cn/xmwb/html/2016-02/20/node_18.htm

返回列表>